鸟木枭

【瓶盖组】真实从来都是荒唐

#ooc注意⚠️
       所有人都知道在脑子里一团糟的时候马塞洛也会乱了方寸的,他甚至都没听见阿森西奥的喊声,灵活地过人后便献上了一个果断、迅速的射门。球飞得很快,飞过了捂着脸内心复杂的阿森西奥,又让纳瓦斯扑了个空。所有人都看见了这一幕——马塞洛把球送进了自家球门。哥斯达黎加人撑着地面站了起来,摆了摆手表示无奈。全场陷入了一种极其安静的局面,只听得见队长拉莫斯响得频率不高的掌声。

         “干得漂亮,维埃拉先生。”
        有人“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是本泽马。这在寂静环境里被衬得格外清晰的声响为全场接踵而至的笑浪作了个不错的铺垫,有人甚至提起了14年世界杯的第一粒进球。马塞洛站在原地用鞋尖轻轻地摩挲草皮,显得有些不太自在。卡塞米罗过去拍了拍马塞洛的肩膀,接住他递过来的水马塞洛开瓶盖的动作显得轻车熟路,极具幽默感的巴西人这次,没能笑得出来。
       拉莫斯不愧是个尽职尽责的队长,他捕捉到在这种轻松的环境中球员们很可能就此将剩余的十几分钟给敷衍过去的微妙心理,便高声唤着众人回到自己的位置完成最后一次的对打训练。一记掌击不轻不重地落在还在捧腹的“为你写诗”的后颈,巴西小孩悻悻地跑远了。球被分到了右路,暂且没什么事可做的马塞洛正悠闲地观望着离他十分遥远的球门,在心里模拟了几个罗纳尔多惯用的射门方式,想着想着身体也就不由自主地跟上了,巧的是,他才提起腿,克罗斯就把球转移了过来,刚好打在外脚背。球被弹开了,对方很快就有球员涌上来拼抢,不过这次他的身体动得比大脑还快,等马塞洛缓过来,球已经在他脚下了。他朝着球门跑去,只觉得地平线离自己越来越近。
       等等,这是什么鬼。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不得不说,这句话用在谁身上都怪适合的。天已经黑了,马塞洛在训练结束后独自在公园的沿湖小径上踱步散心,这是一条没什么人来的路,铺着一层踩去就会咔啦咔啦地响的石子。让马塞洛想不明白的是为何自己当时会有那种异于常理的感觉,而当他努力回忆之后的事情,却没有任何印象,连一点点藕断丝连都不复存在。只有当他被从身后飞来的足球打到脑袋时才猛地一下想起拉莫斯,他略为兴奋地喊了出来,即使这并不是什么值得骄傲的言论。
        “噢,大概塞尔吉奥还问了我一句:‘你是不是受了什么刺/激’,这真该感谢你,陌生人,真希望你不是个刻薄的调皮蛋!”
       马塞洛像是在撒气一般,转过身就是一脚有力的抽射,完全是凭着那点直觉把球踢向绿化带里的某处婆娑的树影。今天的一切都很巧,他自己都有些意外,竟然猜中了。对方的惊异表现得并不过激,他轻易地将球停住,路灯的光并不像电视剧中那般故弄玄虚地昏暗,新生的枝桠也不足以将罗纳尔多给挡住,他仅仅需要往前走几步,便可以在明晃晃的灯光下邀请对方在红木长椅上坐下。所有的一切衬得这位足球先生真实得可怕。罗纳尔多说话的声音很慢,但很清晰。湖边的风比别处的大,吹着眼睛干涩,对于久别重逢的朋友,这个时候没有什么比一个拥抱来得更适合了。马塞洛主动拉近了他们间的距离,他没打算用一贯的庆祝动作来打招呼,罗纳尔多也这么想。在时间的海洋里不值一提的几秒钟,他将额头抵在罗纳尔多结实的臂膀,对方轻声地说:“你好”。
  于是他们真的坐在了那张长椅上,欢笑声在闪烁的星空飘扬,两人放下在球场上的一切矜持,东扯西扯总能把远古时期的笑料都给抖出来,两人都没有提起媒体有关马塞洛转会的报导。怎么说呢,虽然这种感觉令人愉悦,马塞洛在无意识中望到那黑白球衣还是觉得突兀,突然之间又有了什么隔阂挡在他们之间——那是一堵几次让马塞洛望而却步的高墙。他思考着现在的情景,即使不能准确判断这其中的真假,潜意识里却执拗地否定了它的存在。如果不想体会到如梦初醒的痛苦,那就应该早早发问,这就跟看恐怖片一样,如果你能了解在某个时刻会发生的所有事情,也许就不会那么害怕了。只是两个人连相遇都要质疑其真实性,才是莫大的悲哀。
  “嘿克里斯,听好,不管你是不是真的,大家都会永远爱你,我也很感谢你现在的突然造访给我带来的欢乐,这让我发自内心的高兴。”
  听完这话,罗纳尔多看到了马塞洛在新闻发布会上、面对这无数双眼睛的时候才会保持着的正经表情,他从这句突如其来的话语听出了些端倪。他也是那种可以很快严肃起来的人,为了更好地接下话题,他选择换了个重点。
  “你认为我现在应该在都灵,你是这么想的?”
  马塞洛显得意外,倒不是说自己试探性的言语竟然得到了肯定答复,而是连他自己都开始怀疑那句话的意义了。他望着地上爬过的甲虫,感觉就像在训练场上时那样不自在。他想把谈话继续下去,这时他才感觉到渴,一句话也说不出了。罗纳尔多想用手揉揉他的头发,当然他也这样做了。
  “常理来说,我们都追不到地平线。但有时候一切都是可能的。”
  他忽然就明白了。
  “这太荒唐了!”
  
  马塞洛正在休息室,手背上扎着针,正在输着葡萄糖。拉莫斯是第一个到的,他看上去是来找人谈话的。
  “噢,嗨,塞尔吉奥。”
  “我更喜欢你叫队长,”拉莫斯打趣道,他抬头看了看高挂着的药水瓶,“你可以把针拔了,我想这应该是最后一瓶了。”
  马塞洛觉得有些头昏脑胀。
  “你缺乏休息,维埃拉,没有人会怪罪你,既然我们可以做到一起庆祝胜利,那也当然可以一起承担责任……”
  拉莫斯说话的时候并没有看着马塞洛,他把目光放在前面的柜子上,再没有转移过视线。他说得越来越多,看起来是在安慰马塞洛,也是在安慰自己。
  “队长,我不太想谈这个。”
  “我们必须谈!”拉莫斯有些心急,毕竟他不是唯一一个看出马塞洛近期状态不好的人。“每一个失误都会对结果造成影响,我只是希望你可以做到高度重视。我对每个人都这样说了,我们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来解决问题。”
  “我没有打算避开这件事的意思,我同样明白胜利对于我们来说有多重要,我的顾虑可一点不比你少……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训练的时候我晕倒了吗?”
  “是的,重重地栽在地上。”
  
  
  
  

【瓶盖组】大概就是这样的故事

#ooc注意⚠️ 感觉写得比较晚时间跨度有点大,罪过

       世界杯结束后的日子似乎过得格外地快,对于多数人来说为期不长但足够刻骨铭心的时间也算是告一段落。如果说马塞洛在比赛失利后的热泪是献给了他的国家,那他无法用看似平静的文字束缚住的思绪又飞向了谁呢。他不喜欢被这些令人痛心不已的事情压得透不过气来的感觉,他需要以撇开一切能影响他对生活的热枕的东西为前提的假期,实际上,不只是他,每个人都需要假期。
        夹杂着清新海风的旅行定在了马塞洛的故乡,巴西人似乎很懂得如何从悲伤的世界里走出来,放空自己不算太难,过度的快乐才是麻醉剂。马塞洛,这个所有人眼中活泼的桑巴精灵,该挥洒汗水的时候绝不会吝啬,该享受生活的时候便不带一丝一毫的负面情绪。他的失落来自于两个方面,不过现在他更怀念的是过去与世界上最好的球员之一——前皇马的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一起踢球的日子。那个稚气未脱的少年跟随着自己的梦想来到伯纳乌,再掂量一下这个梦,仿佛是重过了CR7和M12将近十年的情谊,在这段故事的尽头,它也能支持着马塞洛坚定地留在皇家马德里。另一方面,罗纳尔多则表现得更为前瞻而无后顾,他像一头离群的狮子昂着头奔向那个喊尤文图斯的远方,那些高呼着“克里斯蒂亚诺,留下来”的声音变成了一句句真挚的祝福。至于马塞洛的那份,他似乎更有耐心,愿意再等上一等。他没在意“延缓”的两天,在那个代表了二人球衣上号码的日子,他将自己的身体埋进沙发,几乎是以词作单位来阅读并加以仔细斟酌来感受这位老朋友无比炙热的感情。昏暗的房间里,白光映在他眼底,最后他将其滑到底端,扯了扯嘴角才关掉了手机。
        现在马塞洛结束了他愉快的假期,是时候归队然后开始一段少了个人影多了个挂念的新征程,赴美的队友们还没回来,他决定先完成一件重要的事情。马塞洛重新踏上了伯纳乌的绿茵场,望着手中的球出神。有那么一瞬间,他觉得这项运动离他出奇地遥远,让他想起了贴着水面飞行的海鸥。他习惯性地努努嘴,把球抛向空中,抬起右腿在球落地前踢了出去。站在一旁的卡塞米罗的心里起了点波澜,他还真的是信心十足——卡塞米罗是这样想的。
       即使马塞洛用的是右脚,那个球也显得十分顺从,以一道完美的弧线飞越球门之后,落在离门不远的地上,然后改变了一开始往前的运动趋势往反方向缓慢而精准地滚了进去。马塞洛比较满意这个结果,算是回应了巴洛特利的挑战,而且镜头前的他看起来格外轻松。他忍不住为自己喝彩,像个考试拿了满分的男孩般一边炫耀一边跑向家长索要糖果。见证了这份喜悦而在远处驻足的人也积极地靠近了他。兴奋之余,马塞洛不禁有些恍惚,是在他小跑的过程中,那个摇曳的身影理所当然般地闯进他目光所能及之处并愈发清晰的时候,他当时有点想俯下身子,然而对方并没有要和他击掌的意思,于是在马塞洛心中,一种以疑惑为主的复杂情绪涌了上来。最后他也只是搭上卡塞米罗的肩膀跳了几下。短暂的庆祝后,那一丝丝若有若无的失望让马塞洛意识到自己仍然是清醒的,他的表情没有怔太久,很快便又舒展开来。男孩像是吃了一颗没熟透的蓝莓。
       得知皇家马德里3-1尤文图斯的消息,是在次日的早餐时间。迪巴拉在桌子的另一侧坐下,正对着比他大了不少的男人。简单的问好后,他拿着银叉,一字一顿地报出战果,始终没停下手中拨弄土豆块的动作,显得有些心不在焉。罗纳尔多安静地听完,之后的举动却让迪巴拉不知所措——他将手中的杯子举起,就那样停在半空。迪巴拉刚准备说些什么来化解一下尴尬,罗纳尔多却迅速地起身离开并张了张嘴,迪巴拉不太确定那是不是一句抱歉,至于跟在后面的几个更为模凌两可的音节,他也只能当做没听见了。直到后来迪巴拉再想起来,才发出了“他当时是在庆祝吗”这样的疑惑,不过显然他不知情的队友更喜欢调侃一下他盘子里的土豆泥。
        马塞洛对于手机屏幕上突然出现的名字抱有一种错综复杂的情感,他紧握着颤抖的手机一遍遍举起查看又放下。与大多数心怀无限渴望却得不到圆满的人一样,这种莫大的惊喜使他感到恐惧,而此刻他十分清楚如果任由来电铃声持续地响下去的话,他一定会陷入懊悔不已中。一分钟过去,马塞洛依旧没有做出任何接电话的打算。也许这会是个错误的选择,但无论如何,一切归于平静后他睡下了。
       直到罗纳尔多把泼在地上的水擦干净,才发觉自己拨错了号码。他犹豫不定,发呆的时候就回忆起了马塞洛的种种,从12号的祝福到他突然关注尤文,再从他嘱咐科斯塔好好照顾自己到当下无意中播出却未得到答复的电话。罗纳尔多拍了拍自己的脸,可惜他又开始踟蹰。


“你好,克里斯。训练怎样,能适应吗,那边应该有不少优秀的球员,比如……”
“一切都好。”
“噢,是吗,真不错。”
“……”
“你觉得这样不说话很有意思吗?”
“不,我只是想说,很怀念我们一起踢球的日子,还有一点小问题,你是怎么看待……”
“克里斯,我们长话短说吧。”
“你不应该打断我的话。”
“可你刚才也这样做了。”
“……我们为什么不跳过这个话题!我的朋友,最近过得怎样。”
“不会更好了。比被野蛮人掐住脖子要好。”
“我认为这事已经过去了。”
“对,可它意义非凡。”
“而且我道过歉了。”
“当然。这是一个开端。”
“不太友好。”
“但我们也曾亲密无间。克里斯,这大概就是我们的故事了。”




我也不晓得为啥这么糊
意识流丑到窒息

谢谢你来了我这,阿爸不会画画对不起你

画了画新仙人,如果互换武器的两位
(吃藕到爆